坐摆渡车去会场的路上,司机看到我胸前挂的通行证,作为深受“互联网基因”感染的新乌镇人,他跟我表达了他对于今天的比赛的看法:“我觉得柯洁今天能赢,原因你懂的。”但是他错了。柯洁输掉了第二场比赛,在意料之中但又有些突然。

对弈中的柯洁
投子认输之后柯洁先是无奈地笑了,然后开始和替AlphGo 落子的黄士杰博士开始复盘,随后也有其他国手进入对弈室加入讨论。复盘到最后,他紧锁的眉头才变为笑容。
大概,这种表现就是他对于“棋错一着,满盘皆输”的感受。
今天的比赛是AlphaGo执黑先行,古力九段在解说中透露,柯洁是围棋界执白胜率最高的棋手。进入对弈室的柯洁表情相当轻松,24日当天没有比赛的柯洁体验了射箭、采摘和钓鱼之后,看起来状态调整得不错。

24日没有比赛的柯洁难得偷闲
对于AlphaGo来说执黑先行比较困难,耗时1分36秒才下第1手,而且这一手棋没有像第一场的柯洁一样落在右上角,而是落在对于AlphaGo来说最顺手的右下角。
执黑先行将第1手棋落在右上角,对于对手来说是表达尊敬,AlphaGo相当耿直。对于人工智能来说,似乎很难去理解什么是礼仪。AlphaGo之父Demis Hassabis对于这手棋向柯洁表示的歉意,表示AlphaGo并不知道区分棋盘的上下,它的眼里棋盘就是一个对称的东西。
这是比赛中的一个插曲。比赛过程中还有两个时刻,充分体现出这场比赛的激烈。
在第53手的时候,替换古力解说的周睿羊九段对于AlphaGo的落子表示震惊,“这是我目前见过的最强手”,周睿羊表示。不过柯洁在下部的表现也还不错,周睿羊认为今天的柯洁下棋也非常狠,呈现积极进攻态势。
与此同时,Demis·Hassabis发了一条Twitter:“Incredible. According to AlphaGo evaluations Ke Jie is palying perfectly at the moment.”(翻译:难以置信,根据AlphaGo的判断,柯洁现在的表现非常完美。)

Demis Hassabis的Twitter
接受采访时他表示,AlphaGo做出这个判断的根据是每走一步棋它都在计算获胜的概率,双方在右上角的争夺跟AlphaGo预计的几乎一模一样,而在前100手棋中柯洁跟AlphaGo的胜率非常接近。
在柯洁的比赛时间剩下1小时10分钟的时候,他捂住自己的胸口,虽然柯洁小动作比较多,但是这个动作相当罕见。他将捂胸口的动作解释为紧张和激动,“当时我觉得我离胜利不远了,捂住胸口是想让心跳慢一点”,柯洁表示,他看到了AlphaGo的症结,并且它一直没有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他很惊讶。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绪,在第114手的“封神之作”后,受到情绪影响的柯洁出现失误,最终很快投子认输。

柯洁在对弈中思考
柯洁对于形势急转直下最终落败也显得非常可惜。“这就是人和机器的区别”,今天的柯洁更多谈到了机器和人工智能,在他看来,人类棋手都是有情绪的,但是机器没有。
他在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候因为情绪波动导致失误,而在机器身上则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机器算好每一步棋,每下一步棋都计算获胜的概率,人类很难做到像机器这样。在AlphaGo面前,柯洁称自己为“凡夫俗子”。
代AlphaGo和柯洁对弈的是来自DeepMind的科学家黄士杰博士,在柯洁的眼里,黄博士落座之后就安安静静,面对AlphaGo每一步棋,脸上都波澜不惊的他就像一个机器人。“跟黄博士对弈,我感觉真的是在跟机器人下棋,”柯洁拿古力来作为例子,“如果古力代替AlphaGo落子,那么感觉跟他对弈的还是人类。”
在比赛中的柯洁经常会有各种小动作,挠头发、摸脸、托下巴、喝水、吃水果,今天还多了一个捂胸口。柯洁表示他是一个好动的人,而在柯洁的粉丝们看来,这也是柯洁最吸引他们的地方——有个性、真实、有感情、有温度。

新闻发布会上柯洁的表情包
这种个性和真实,还表现在当一个来自CGTN(中国环球电视网、央视旗下面向海外的媒体)的记者用英文向柯洁提问时,柯洁以“如果你是一个中国记者,请用中文向我提问”给怼了回去,发布会现场以阵阵掌声和欢呼声回应柯洁。坐在他旁边的Demis Hassabis也笑了。
在Demis Hassabis眼中,有个性的“天才棋手”柯洁是AlphaGo的最好对手,除了在Twitter上的致敬,他在言语中都表达对于柯洁的喜爱和尊敬。
Demis Hassabis自己也是一个另类天才。
他是国际象棋神童,在13岁时以2300的等级分,在当时世界上14岁以下的人中排名第二,达到了大师的水平。8岁编写自己的计算机游戏;16岁完成“英国高考”后加入Bullfrog Productions游戏开发公司。
1997年,20岁的Demis以计算机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的成绩从剑桥毕业;一年之后他就成为一个独立的开发者。2005年,Demis将游戏的知识产权和专利卖给了几家游戏出版商,重新回到了校园,他把目光放在了认知神经科学上。

Demis Hassabis(左)和柯洁合影
2010年,他和在伦敦大学学院读博士遇到的Shane Legg共同创办DeepMind并担任CEO,研究人工通用智能,Demis把它形容为“21 世纪的阿波罗登月计划”。
2014年,Google以4亿美元收购DeepMind,2016年1月DeepMind发表论文,称他们的新算法AlphaGo在最困难的游戏——围棋上取得了巨大突破。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天才和天才之间的惺惺相惜,已经超越了“人与机器”较量谁输谁赢的争论。为了第三场打出一场更加精彩的比赛,柯洁提出他还要执白对弈的要求时,Demis Hassabis欣然答应。在这样的比赛中,胜负远没有精彩的较量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