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网络游戏与电竞市场的扩张,游戏陪玩行业的市场热度也逐渐高涨,陪玩平台纷纷涌现。日前,斗鱼直播上线了陪玩业务,在此之前,触手直播与虎牙直播早已进入陪玩行业,公开招募陪玩主播并公布了陪玩分成体系。

随着几大头部直播平台的入局,陪玩业务渐成体系。但与此同时,陪玩行业也暗藏着一些“灰色地带”,平台用美女主播打“擦边球”的乱象频发。而且,因陪玩行业的特殊性,盈利模式较单一且利润有限。

“由于电竞市场增长红利,游戏陪玩市场发展潜力依然巨大,但面对着终将到来的天花板,流量红利期过后应如何探索更加丰富的商业模式,值得思考。”业内人士对蓝鲸TMT记者表示。

陪玩业务渐成体系,优质陪玩忠诚度较低

早在几年前,为网络游戏玩家提供服务的游戏陪玩业务就已出现,“陪玩服务”分为有偿和无偿两种。其中,“有偿陪玩”因国内游戏行业的发展,逐渐被玩家关注,是一种全新的游戏服务形式。

为满足娱乐内容的消费以及用户社交的刚需,“陪玩平台”出现。采用C2C模式,高端游戏玩家通过平台将技能输出给用户以此来赚取佣金。

陪玩平台出现后,也曾受到资本的热捧。2018年,陪玩头部平台捞月狗宣布完成两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3月,陪玩平台“比心”也获得了IDG资本的数千万美元投资,估值达到1亿美元;2018年7月,陪玩平台“暴鸡电竞”完成了1500万美元A轮融资,加上伴伴、刀锋电竞、猎游等兴起的平台,陪玩业务逐渐形成体系。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未来电竞游戏市场的10%-20%会转化到陪玩产业,预计2020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规模预计为1353亿元,陪玩未来市场或超百亿。

目前,陪玩平台的收益主要来自于向用户及陪玩收取的手续费。“平台帮忙沟通渠道,接单和提现时分别需要支付10%的手续费给陪玩”。某平台陪玩林女士向蓝鲸TMT记者透露,陪玩的单价基本为三四十每小时,陪玩收入占80%,平台分20%。

以陪玩单价40/时来计算,平台可以从每位陪玩中抽成8元。据蓝鲸TMT记者调查,IOS用户充值苹果会加收30%的服务费。首个订单后,用户大多选择与陪玩转到微信/QQ等软件上交易,从而避免服务费的产生,这种情况业内称为“场外交易”。

与直播平台50%甚至更高的分成相比,陪玩平台的客单价低且场外交易居多。“玩得来,比较熟悉的用户会直接私聊,微信支付宝转给我们。”林女士告诉记者。

在陪玩平台上,用户针对不同的需求,如陪练、教学、上分等选择陪玩师。出于好奇,周先生今年1月第一次在陪玩软件上下单,对方为大二金融专业女学生,随后小周接触了几家头部平台的各类游戏陪玩。

“点陪玩的人群主要为二三十岁的男士,大部分选择陪玩对象时比较随意,听一两句声音就会下单,像我这种花一两小时仔细挑选的较少。女生陪玩门槛比男生要低很多。”周先生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记者。

以手游《和平精英》为例,男生需达到王牌段位,而女生只需达到黄金排位。满足要求的女陪玩,申请后一小时即可接单。“在主播和土豪端游用户的推动下,以后这个行业价格只会越来越高,订单也会渐渐集中于某些大陪玩身上。”周先生认为。

如小周所言,优质陪玩像大主播一样具有话语权,但陪玩平台大部分并未像直播平台一样签约或加入公会,这也使得平台的掌控力不足,陪玩的忠诚度不高,带大老板流失的情况时有发生。

头部直播平台入局,盈利模式单一、”擦边球”乱想频发

伴随着陪玩市场的壮大,虎牙和斗鱼两大直播头部平台先后入局。

今年5月,虎牙推出了陪玩模块,并公布了陪玩分成体系。从页面来看,虎牙的陪玩入口不深,而且在“娱乐”、“发现”、“我的”等多个菜单栏都设置了入口。目前,虎牙的优质陪玩订单量最多达到了2000单,多数陪玩集中在几十单到几百单之间。

10月14日,斗鱼随后上线了陪玩业务,分布在“推荐页”,“娱乐页”以及“发现页”三个入口,与虎牙相比,斗鱼的陪玩订单量相对较少,大多集中在个位数。

由于陪玩平台带有的陌生人社交属性,长期以来,陪玩行业一直处于监管灰色地带。

此前,一款设计语音类陪玩的软件“语玩”曾被国家网信办点名,因存在违规内容遭到处罚,“陪玩软件作为陌生人社交软件的一种类别,拥有其社交通病,无法判定具体界限,平台很难进行监控。”一位陪玩平台管理人员告诉记者。

“尽管平台是禁止宣传涉黄的,但是难免有一些陪玩或者用户以平台为踏板从中获利”,管理人员举例,自己平台上一位女性陪玩就向他举报,有接近三分之一的用户会直接询问其是否接待“特殊单”。

事实上,大部分陪玩平台在宣传时都以“服务”为主要卖点,分区推荐页也包含大量打“擦边球”的图片。

斗鱼虎牙抢占游戏陪玩市场,盈利模式单一、色情擦边球问题待解-玩懂手机网 - 玩懂手机第一手的手机资讯网(www.wdshouji.com)

▲某直播平台陪玩主页

“擦边球”乱象频发,色情几乎成为陪玩平台无法根除的问题与行业内的隐患。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总体来看,陪玩平台盈利模式单一且存在上限,并且十分依赖热门游戏与明星陪玩的抽成。目前,陪玩平台80%的GMV来自高端消费型用户和优质陪玩之间。“平台的盈利模式对准高消费型用户,核心是围绕订单消费、道具消费、附加服务消费展开。”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陪玩平台数量已达到一百四十余款,随着越来越多的平台入场,行业竞争日益激烈,平台通过优惠补贴,维持客单价的同时,提高用户留存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目前,陪玩行业正在逐渐从单一的游戏陪玩工具转型成为兼具工具与内容社区的游戏互动陪玩平台。“现阶段,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打磨好,供应链和服务等方面只能算刚起步,头部平台左右了其他平台的走向,大家都处于试错阶段。”

“由于电竞市场增长红利,游戏陪玩市场发展潜力依然巨大,但面对着终将到来的天花板,其商业模式仍需要进一步探索。”业内人士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