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匿名女性起诉Lyft的驾驶员,这14名女性均是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遭到了性骚扰或性侵。这次起诉于本周三在旧金山立案,而旧金山也是Lyft的总部所在地。

这次起诉称Lyft没有在应用上采取充足的安全保障措施,导致无法合理地应对这些情形。另外,它还称即使在受害人举报驾驶员后,这些施暴者仍然在平台上继续接单。

然而Lyft的信任及安全主管Mary Winfield则称这次起诉“在Lyft社区里根本不存在”。

“我们的平台致力于提供安全的出行方式,公司采用了更高的产品设计标准和严格的政策,尽可能地减少犯罪,让驾驶员和乘客都能感到安心。一旦事故发生,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处理。同时我们也一直在加强这方面的努力,确保驾驶员和乘客拥有最安全的体验,”Winfield在邮件中说道。

这14名女性中有5人称自己遭到了强奸,其中还包括一名盲人。

这次起诉涉及的内容非常多,有人称驾驶员将女乘客锁在车内,在绕了数个小时的弯路后,对乘客进行了强奸。

在诉讼中,有律师称如果Lyft“对应用进行过简单且基础的改进”,那么某些案例就根本不会发生。

圣地亚哥法律事务所Estey Bomberger的律师表示,Lyft应该进行更加彻底的背景调查流程,并全程监控出行。除了安装监控摄像头,抓拍视频并录音,如果驾驶员驶离原有的路线或抵达终点之前停下,那么乘客应该会接到通知。

这次起诉表示Lyft有义务对驾驶员的性骚扰和性侵状况进行汇报,毕竟公司一直标榜自己能把女乘客安全地送回家。

“这并不是什么很高的要求。这家公司一直在尝试将所有事情压下来,确保自己的公众形象不会受到破坏。然而事实一直与他们宣传的安全出行背道而驰,非常让人失望,”Estey Bomberger的律师Steven Estey告诉外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