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7月26日午间消息,英特尔今天公布了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显示,英特尔第二季度营收为165.05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69.62亿美元相比下降3%;净利润为41.7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50.06亿美元相比下降17%。

业绩公布之后,英特尔CEO司睿博(Bob Swan)和CFO乔治·戴维斯(George Davis)召开分析师电话会议,回答相关问题:

以下是分析师电话会议问答环节重点摘要:

花旗银行克里斯·戴恩(Chris Danely):我的问题与市场份额预期有关,我知道,在分析师日,你们曾预测说竞争将会变得稍微激烈一些,而我之前猜测竞争会比你们所说的更激烈,但是2季度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竞争对手推出7纳米芯片,然后你们会推出10纳米芯片,你能否谈谈未来4-6个季度市场份额的变化趋势如何?未来3-4个季度会不会丢失份额,然后再夺回来?或者说,你们能否谈谈未来的发展情况?

司睿博:首先,正如乔治所说的,今年二季度丢掉了一些份额,尤其是在CSG部门(客户端解决方案),为什么?主要是因为供应受到限制。下半年,我们的产能将会提升,可以进一步满足客户的需求,所以预测份额会上升。退后一步,展望未来几年的宏观环境,重点看看数据中心领域下半年的发展趋势,我们感觉到竞争会更激烈。

我们的目标不是拿下90%的份额,而是23%,所以各业务会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注:在3000亿美元的广阔芯片市场中拿下23%,涵盖CPU、GPU、FPGA、人工智能等诸多行业)。在此期间,我们还会继续发展以数据作为中心的业务,让增速达到或者高于市场水平。

Bernstein Research斯塔西·拉斯冈(Stacy Rasgon):四季度时,毛利率降下降到大约58.5%的位置。在分析师日,你们曾暗示说2021年的毛利率大约只有57%,营收770亿美元。是不是说2020年的毛利率会比2019年低,2021年又比2020年低?2021年你们给出的营收指导数据是770亿美元,如果无法达到又会怎样?是不是意味着利润会进一步下降?

戴维斯:我的确说过2021年的利润率可能是57%。至于2020年,我们没有给出过具体预测数字,只是说它可能接近60%。2019年至2020年,我们认为有两个有利因素将会帮到英特尔。首先,10纳米制程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多收益,现在很痛苦,这种痛苦将会在四季度毛利上体现出来。另外,四季度还会受到内存的影响,内存波动将会影响整个DC业务(数据中心业务)的毛利率。

2020年内存市场可能会有所改善,有迹象显示ASP可能会稳定下来,但现在还言之过早,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因素。你应该看到,我们的相邻业务正在增长,利润率还不错。2020年这些业务会继续增长。总之,10纳米收益、内存市场改善、相邻业务快速发展,在三大利好的刺激下,2020年的情况可能会比四季度好一些。

美银美林(America Merrill Lynch)维维克·阿雅(Vivek Arya):按美元计算,库存攀升大约12%。看看下半年的预测销售数据,你们说营收将会比上半年增长13-14%,所以库存增长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参考历史水平,结合宏观形势,这样的库存量仍然是很高的。这些库存全是10纳米产品吗?为什么会上升?下半年库存会有怎样的变化?

戴维斯:好问题。我们密切关注库存量。本季度你所谈到的库存主要是10纳米产品。10纳米芯片提升了毛利率,比一季度高,这点通过本财季业绩就能看到,下季度,之前的库存产品将会流入市场,提升毛利率。

三季度与四季度是旺季,从整体上看,我们认为库存主要是10纳米产品并无不妥。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认为库存有点偏高,以后会慢慢降下来。市场环境不佳,降低库存有点难,我们会继续观察。

司睿博:让库存增长并不是我们热衷的,二季度Icelake(10纳米芯片)销量很好,所以库存增长并没有让我们感到担忧。因为Icelake很好,所以二季度库存才会比一季度多。

考恩(Cowen)马特·拉姆齐(Matt Ramsay):你们为笔记本推出10纳米芯片,但桌面端晚了一步,14纳米CPU存在的时间更长一些,能谈谈你们的笔记本战略吗?

司睿博:首先,我们的总潜在市场(Total addressable market)规模高达3000亿美元,这是公司历史上最大的TAM,数据需求激增,全球需要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认为,在整个市场我们的份额相对较低,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与此同时,盯住数据世界的不只有我们,还有其它企业,竞争相当激烈。未来我们会继续保护自己的市场份额,继续向新领域投资,寻求增长。这一战略并无改变。

从部门角度看,如果说的是PC业务,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很好守护了自己的位置。大约2017年上半年时,PC行业的竞争变得激烈起来。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一方面保住了自己的位置,同时将终端客户转移到更高性能的产品,获得更高的ASP,我们有能力反击。

总之,我们认为在一个更大的市场内,我们有着巨大的增长机会,我们可以保住自己的份额,向新领域扩张,这种形势影响了所有部门,在诸多部门中,我们会更加重视某些部门的保护,当供应受到限制时更是如此。实际上我们的战略并无变化,只是我们深知接下来竞争会更加激烈,我们不只要考虑下半年的发展趋势,还要考虑3年内的发展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