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4月9日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全球首款柔性屏腕机努比亚阿尔法迎来首销。据了解,努比亚阿尔法是全球首款可以量产的柔性屏设备,通过仅有0.1mm厚度的新型柔性玻璃屏的运用,努比亚阿尔法的4英寸柔性大屏不仅具备960*192高分辨率,即便在强光下也有清晰可见的高亮度,以及高色域度与高对比度。

作为努比亚柔性屏系列产品的供应商,最近一段时间内京东方可谓是炙手可热。自身生产的柔性屏不仅频频出现在华为、oppo、努比亚等最新发布的产品上,在资本市场上其股价更是摆脱了长久以来的低迷,面板之王又再度卷土重来了吗?

屌丝逆袭之后的京东方,如今俨然陷入瓶颈

最近几年,京东方的业绩和股价可以说是像坐着过山车一样。京东方创立于1993年四月份,原名叫北京电子管厂子,隶属于北京国资委,主营业务一直是显示器件。在早期,伴随着国内彩电业的发展,企业效益也一直是越来越好。到了2000年,正式登陆深交所,募集资金达到了9.7亿人民币。这在当时已经是不小的规模。

而后在2003年,随着面板市场价格的极度低迷,韩国现代集团由于现金流断裂,率先倒闭。京东方看准了现代集团在面板上技术储备雄厚的优势,以3.8亿美元的价格全部收购现代集团的全部面板业务。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成为当时商务部批准的最大的外购案例。

此后,京东方开启了自己的屌丝逆袭之路,开始了疯狂地扩张。为了给自己的产品找销路,2003年,京东方花10.3亿港元收购了世界第二大监视器厂家台湾冠捷第一大股东。

之后,随着液晶显示屏的势不可挡,各地政府纷纷上门邀请京东方建立生产线。2008年三月,投资规模达到34亿的成都4.5代线正式开工。2009年6月,京东方合肥6世代线开建,总投资达到175亿。截止到2019年2月底,京东方已有和在在建的生产线达到了14条,总投资规模4452亿。

但轰轰烈烈大规模扩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京东方始终受限于国际面板价格的波动,始终难以盈利。仅2005年与2006年京东方分别巨亏15.87亿,17.71亿人民币。此外,由于疯狂地“圈钱”扩张模式,一直在市场上被人冠以圈钱狂魔的称号。

据了解,在开发合肥生产线的时候,合肥政府承诺出资60亿,为此还暂停了当时的地铁项目。值得一提的是,京东方当年上市时总股本不过5.5亿股,而由于不断地圈钱增发,如今总股本已经达到了令人恐怖的347.98亿股,累计从A股吸血706亿。

所以,京东方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标准的垃圾国企,扭亏为盈全靠政府补贴、巨额退税、烧起钱来根本不眨眼。而且钱一烧光不是问政府要,就是要去二级市场吸血,典型的巨婴。

事实上,京东方也在发展,而且是在飞速发展,只是在以暂时牺牲盈利空间的代价获得发展的空间。2017年三季度,京东方营收已经超过去年全年,达到了609.4亿,同比增长51.451%;净利润67.84亿,同比增长43倍!可以说多年的投入终于有了回报。

但在今年的3月25日,京东方发布了其2018年的年报。据京东方2018年财报显示,3月25日,京东方发布了2018年的年报,实现营收971.1亿元,同比增加3.53%,归母净利润34.35亿元,同比下降54.61%,扣非后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5.18亿元。特别要注意的是,在非经常损益科目中,仅政府补贴一项就达到了20.74亿,占据了一年净利润将近60%。

营收几乎原地不动,净利润开始了大幅下跌,在扣除了高额的政府补贴之后,财报并不亮眼。而最大的原因,除了面板行业需要较大的投入之外,还与面板市场价格低迷有关。事实上,京东方的盈利模式一直很单一,基本上就是靠天吃饭。面板价格高,盈利就能好转。面板价格下跌,财报就萎靡不振。

纵观京东方的发展历程,虽然成功抓住了CRT彩电业向真空微电子转型的机遇,并通过持续的投资与大量的研发成为了了国内面板之王,完成了自身的逆袭之路。但受困于面板市场价格不稳定,业绩始终处于大幅波动,甚至连年亏损的状态。可以说,京东方从0到1取得了成功,但目前俨然已经陷入大而不强,始终难以摆脱面板价格波动的被动局面。

业绩不能靠天吃饭,科技公司不能总依赖政府补贴

事实上,政府补贴并不是京东方的专长,很多公司的科技公司的营收之中,政府补贴都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比如已经“卖”给字节跳动的锤子科技(部分专利及软件)。2017年8月,锤子科技完成了近10亿元的融资,其中成都市政府方面出资6亿元,一半为股权投资,一半为债权投资。这笔救命钱对于当时风雨飘摇的锤子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当然,作为回报,罗永浩也随即将锤子科技总部由北京迁往了成都,并在随后的各大媒体采访中频频声称,“我们是一家来自成都的公司“。

在国家重点支持的新能源领域,补贴更是达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境地。就在最近,北汽蓝谷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北京新能源汽车收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子公司北京新能源汽车收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局关于拨付北汽新能源产业扶持资金的通知和拨付的产业扶持资金3.5亿元。北京新能源汽车黄骅分公司收到黄骅市政府关于给予新能源汽车产业扶持资金的函和拨付的产业扶持资金2000万元。而上述政府补贴,更是将直接影响其2018年财务报表净利润高达3.5亿元。

翻看其近两年的财报,2016年和2017年1至10月的营收分别为34.71亿元、93.72亿元和73.77亿元;同期,净利润为负1.84亿元、1.08亿元和3924.40万元。可以说,政府的补贴是让北汽新能源扭亏为盈的关键所在。

当然,政府补贴一些处在起步阶段,关系国家科技发展或者民生大计的潜力不仅能促进地区经济稳定发展、带动地方就业,更有利于实现科技兴国的战略。但如果企业逐步具有一定的规模之后,还要一昧花纳税人的钱补贴这些庞然大物,那么企业也会陷入“高福利”陷阱,成为所谓的巨婴。纵观目前世界范围内的科技巨头,几乎很少有靠补贴出来的企业。毕竟躺着就有钱送上门,谁还愿意拼命去搞研发,抢占市场?

变大≠变强,面板之王京东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据了解,2018年上半年,得益于国内庞大的市场,京东方的面板出货量近4亿片,连续多年成为世界第一。其中,五大主流显示屏市占率均位列全球第一:智能手机LCD显示屏、平板电脑显示屏、笔记本电脑显示屏市占率继续保持全球第一,显示器显示屏、电视显示屏升至全球第一。

仅从出货量上看,京东方是当之无愧的面板之王。但是从营收与其净利润看,与其老对手三星可谓是差距巨大。据2017年的财报显示,京东方在出货量远大于三星的情况下,营收与净利润达到了938与75.68亿元,实现了同比300%的惊人增长,但是其营收只有三星面板的二分之一左右,净利润更是仅仅只有四分之一。

可以说,京东方的能取得如此成绩,出货量排名全球第一,皆是因为依靠低价的、技术含量较低的小尺寸LCD屏。面板之王从这个角度看实在是难副其名。

作为A股的一家大市值、营收近千亿的公司,在向市场与政府要了近十年的补贴之后,京东方显然已经足够“成年”,如果老是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仅与政府的初心相悖,更会让自身懈怠,失去科技公司应该有的危机意识。而这一点,从京东方近年来业绩起起伏伏不稳定,始终靠天吃饭就可以看见一些端倪。

事实上,目前国内的科技产业,大多处于大而不强的尴尬境地。在商业发展史上,从来不缺少巨无霸企业,但在技术快速变革的时代,如果不能拥有自己稳定的护城河,那么早晚难以避免被群狼吞噬的命运。

科技行业不同于消费品行业,由于技术更迭速度飞快,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不管你规模多么庞大,市场占有率多高,即使是强如诺基亚,也会在技术周期的演进中不堪一击。

如今显示器,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彩电这五大主流面板需求方均处于基本饱和状态,增长空间十分有限。在一个供给明显过剩的市场下,企业真正的突破点应当是通过提升产品的竞争力来提升利润,而不是始终在低价的红海内苦苦挣扎。

在面板行业这样一个价格波动性比较大的环境中,如果只是凭借政府庞大的补贴来扩大生产线,而不思考如何提高产品利润,在技术上进步。一旦市场价格进入下降趋势,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做的越大,亏损越多。

因此京东方这样的科技产品型企业要想享受技术、品牌所带来的溢价,要思考的只能是在技术上进步,在高端产品上打败对手,享受溢价,而非始终把扩大生产线放在首位。对于那些依靠产品的科技公司来说,正确的发展姿势应该是寻求做强,而非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