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科技公司在愚人节都会开些「当日限定」的玩笑,一般是发布一些「不会存在」的产品或服务。这些产品往往非常搞怪。

比如,Google曾推出com.google,一个搜索界面和结果页都经过镜像翻转的「同款」;比如,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和雷克萨斯合作发布「基因选车」服务,车主只需提交唾液样本,就能得到匹配精度接近100%的车型推荐服务,更搞怪的是,这辆唾液驱动型(saliva-powered)的车需要车主用唾液发动。

▲热衷在愚人节开玩笑的Google | TNW

以上的玩笑可以说是无伤大雅的「抖机灵」,但也有科技公司苦心经营的「彩蛋」给用户带来了不小的困扰。2016年,Google给Gmail定制了一枚「发送+扔麦克风」按钮,由于和正常的「发送」靠得太近,很多用户误按定制按钮,导致再也收不到同事和上司的回复。

临近愚人节,微软却发起了一场内部反思。是的,它今年不打算开玩笑。

微软不幽默

据The Verge当地时间3月27日报道,微软市场总监Chris Capossela给公司员工发了一封内部公开信,希望微软的所有团队都不要做任何面向公众的愚人节策划。Capossela说:「数据告诉我们,参与愚人节活动对公司产生的正面影响有限,还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微软也开过玩笑。2015年,微软为旗下Windows Phone推出了MS-DOS for Mobile app,让用户能重温MS-DOS操作系统的经典界面。但那次愚人节策划却揭开了微软的伤疤——Windows Phone市场占有率只有3%的新闻传开了。

▲MS-DOS for Mobile | Mircosoft

有意思的是,微软近期「复活」了Cilppy,但隔天就下线了这个「名声不佳」的形象。Cilppy是内置在微软Office文档里的助手,最初诞生于Office 97,它会在任何觉得用户需要建议的时候跳出来,但它的建议往往是帮不上忙的。即便微软在Office 2007移除了这位无用的助手,但Cilppy却变成了互联网上的meme,它被用在任何以「It looks like you’re trying to…」开头的语境里。Cilppy以Mircosoft Teams贴纸的形式回归,但马上就被下线了。消息人士称,公司内部的「品牌警察」对它的「复活」非常不满。

▲被调侃的Cilppy | TechCrunch

微软甚至放弃自嘲了。

在那封愚人节玩笑禁令里面,Capossela说,「考虑到科技行业如今面临的困境,我要求微软所有团队不要做任何面向公众的愚人节策划。我很欣赏为这些活动投入时间和资源的人。但我相信,如果我们在愚人节那一天尝试搞笑,将得不偿失。」

愚人节「假新闻」

Capossela说到的「困境」,指的就是假新闻肆虐互联网的当下。愚人节玩笑,基本也就等于是愚人节「假新闻」。

去年,埃隆·马斯克还在Twitter上开过更过火的玩笑。「特斯拉申请破产了!2018年4月1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尽管为筹集资金进行了大量的努力,包括复活节彩蛋的最后一次大规模出售,但我们很遗憾地报告特斯拉已经彻底破产。如此破产,你无法相信。」这个玩笑引发了热议,特斯拉的股价从3月26日的305.42美元下挫至4月1日的252.48美元,市值蒸发了80亿美元。在马斯克开了玩笑的当天,特斯拉的股价下跌了5%。

▲「特斯拉申请破产了」| @elonmusk

去年,马斯克还「临时起意」发布了私有化特斯拉的消息。SEC因此对马斯克和特斯拉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因为这些言论引起了股市的动荡。

外媒Gizmodo认为,人们应该向带头反思愚人节恶作剧文化的微软致敬。「现在可能就是一个好时机——去质疑为什么科技公司要延续这种愚人节恶作剧文化。」Gizmodo评价T-Mobile去年发布的愚人节畅想广告(人们在用T-Mobile牌的「鞋子」Smartshoephone取代正常形态的手机)一点都不好笑,而且可能还花了不少时间和金钱。「试想一下,如果科技公司都利用时间和预算来创造这些平庸的笑话,并用它们来解决真正紧迫的问题,世界将会是什么样?」

▲「一点都不好笑」的广告创意| T-Mobile

当然,也不是说互联网容不得半点玩笑,但我们可能更需要一种更谨慎的幽默,一种把握好尺度、不会在互联网上造成恐慌的幽默。

另外,诞生于1976年的4月1日的苹果,它从不开愚人节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