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不想再继续被动下去了。

过去一年时间里,Facebook先后经历了不止一次数据泄漏的灾难,公司创始人、CEO扎克伯格数次出席国会听证,股价也如同坐了一趟过山车,由210美元的高点一度跌至120美元的低点,又渐渐爬升至当前的170美元。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络,Facebook所面临的大部分问题都离不开「隐私」二字。数以亿计的用户主动上传了大量与他们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私密内容,这些数据有着非同一般的价值,妥善保管这些数据,保证其安全是Facebook的责任。更重要的是,社会需要保证Facebook自身对这些隐私数据的挖掘不会越过某条「红线」。当前的Facebook,并不能保证这两点。

「广场」和「私宅」

美国当地时间3月6日,马克·扎克伯格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表示他将带领整个Facebook转型,把社交媒体的核心属性由「公开」转为「私密」。

15年前,为了让哈佛的学生们可以更方便地互相认识,扎克伯格创立了Facebook。这是一个具有强烈「公共」属性的社交网络,用户编辑资料,通过发布图文的方式塑造自己的「公开形象」,然后借由这一形象结识他人。Facebook开启了「人人都在网络上创作、发布内容」的社交媒体时代。

在Facebook之前,互联网是具有天然「公共性」的,就像一个巨大的「图书馆」,大多数服务器里寄存的,都是具有一定「知识性质」的信息。即使到了多媒体时代,建站已经不是很稀奇的事,但因为服务器、网络资源的稀缺性,大部分人建立网站的目的仍是「提供信息」。Facebook改变了这一点,人们开始用手机和互联网单纯记录自己的生活。

转型学微信,Facebook最大的对手会是苹果-玩懂手机网 - 玩懂手机第一手的手机资讯网(www.wdshouji.com)

传统互联网是一片公共空间,当人们在互联网的活动越来越具有私人性,它自然需要改变。扎克伯格称,Facebook将通过整合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三个社交平台的方式,来打造一个经过安全加密的、能保证用户隐私的私人社交网络。Facebook将「从一个数字公共广场转变为数字客厅」,一切的交流将变得更私密、更即时。

对于掌握着27亿用户的Facebook来说,这的确很合理。把27亿人放在一个公开的大广场上,会催生一系列的群体性问题,无论是社会问题还是政治问题,甚至是国家安全问题。Snap的CEO Evan Spiegel就曾暗示,因为Facebook用户公开分享新闻的机制,使负面内容的传播速度变得远高于正面内容的传播速度。

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社交媒体在互联网上「生活」,使互联网世界开始变得越来越像现实世界。现实世界有明确的「公共场所」和「私人领域」,有一套完整的文化和习俗,不同的环境会对应着不同的行为。互联网用30多年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完善的公共空间,现在它需要进化出一套更完整的私人领域。

私密世界

在这场转变中,Facebook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如何定义「私密」?

现实世界中,人们对「私密」有着直观的感知,密闭空间里的对话是私密的,压低声音的耳语是私密的,私密的文件丢进碎纸机两次就无法复原,用马克笔涂黑就无法被看见。但在互联网上,一切数据都是虚拟的,不懂技术的用户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的对话是否真正私密,也无法确定数据是否真的被删除。

在隐私这个问题上,Facebook可能是整个硅谷名声最差的公司没有之一。它因为各种隐私、数据安全相关的问题被舆论质疑、被政府处罚。就在两个月前,Facebook还因为隐私问题被作为友商的苹果取消了开发者许可。

在互联网上,我们该如何定义「私密」

扎克伯格在博客文章中强调了六点。其中「加密」、「安全」和「数据存储」这三点都是业界老生常谈的问题,也是Facebook劣迹斑斑的领域。除这些以外,Facebook还要通过产品功能的设计来鼓励私密沟通;减少数据的「永恒性」,让用户更多拥有「被遗忘」的权利。

即使Facebook能保质保量地完成这些隐私机制的建设,这样一个新的「私密世界」仍然会带来不少新的问题和挑战。Facebook目前的广告业务模式将会受到重创;私密的产品机制不仅能保护正常用户,也会给不法分子提供保护伞……如果Facebook真的下了足够的决心要推动这种转变,未来将会有无数困难和矛盾需要它去解决。

学习微信,宣战苹果

美国科技媒体SLATE认为,扎克伯格描述的Facebook的未来,跟微信有着诸多相似之处。通过一个大平台甚至一个App,Facebook想要一站式解决一切与「生活」相关的需求。

微信在国内的成功给Facebook指了一条明路,只要能成为「私密互联网」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就完全不用担心「如何盈利」的问题。这其中「即时通讯」是最重要的核心需求,当用户习惯了使用Facebook互通往来,一切后续的服务都会变得顺理成章。

从这个角度看,Facebook未来最大的敌人将不再是Snapchat或YouTube,而会是苹果。扎克伯格去年10月的时候就公开表示,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其实是苹果的iMessage。在美国,iPhone所占的市场份额一年比一年高,和「短信」功能捆绑在一起的iMessage在市场上的地位也随之节节攀升。苹果用户之间越来越多地使用iMessage沟通,成了扎克伯格最重的一块心病。而这次转向「即时通讯」的战略调整,也就相当于Facebook对iMessage的正式宣战。

与此同时,微信大概是苹果在中国最大的心病,一切服务都依赖于微信的行业生态让iOS和安卓之间的功能体验差距急剧缩小。如果Facebook试图成为新的微信,把越来越多的服务圈进自己的生态,成为全世界用户社交、生活的「操作系统」。苹果将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当然,美国的互联网大环境相比中国要开放得多,各种开放的产品机制、开放接口已经成了行业标准。比如Twitter多年来一直想收紧自己极为开放的平台政策,却一直承受着来自用户的阻力。Facebook想要将旗下的平台完全打造成一个如微信一般的封闭花园,绝非易事。

讲述Facebook创业故事的电影《社交网络》里,时任Facebook董事会主席的Sean Parker有一句台词是这样的:「我们曾生活在农村,后来我们生活在城市。现在,我们将生活在互联网上。」(We lived on farms and then we lived in cities and now we are going to live on the internet!)Facebook的使命和任务,就是为这种「互联网生活」提供技术和产品基础。当目前的产品机制存在漏洞,受到舆论和监管者的批评时,它就需要进行自我转型。贯彻「一切技术都服务于需求」的宗旨,扎克伯格甚至在考虑通过区块链技术来完成Facebook的「私密转型」。在为用户打造一个「线上私密会客厅」的目标面前,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