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自古伤离别,中国移动又到了换帅的季节。

3月4日上午,北京金融街春光明媚,在中国电信大楼前,一群员工正在依依不舍地与他们的董事长杨杰作别,而面带笑容前来迎接这位高层的不是别人,而是和他们你死我活竞争了15年的中国移动。

对于中国移动老员工来说,这也是自中国电信分拆以来,2004年至今迎接的第四任董事长,从王建宙、奚国华、尚冰,再到今天的杨杰。除了王建宙来自中国联通外,另外两位均来自工信部。

19年来,中国移动不断壮大,今天员工已经超过50万人,2018年营收10878亿,排名全球第三(前两名是美国的ATT和Verizon),相当于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总和还多,利润是前两者之和6倍,甚至还多。

今天,中国移动已成为全球一个巨无霸,为何不追求稳步前进,而是高层更换频仍呢?

从“大象快跑”到分拆上市

“大象快跑”是王建宙提出的形象称谓,在15年前的2004年,国内用户已超过3亿,营业额为1923.81亿元,占据了60%移动市场份额。

2005年至2011年,中国移动收入增速从26.3%回落至8.8%,利润增速从28.3%回落至5.2%。

由此可见,这头大象明显步履放缓,但大象毕竟还是大象,只是从“大象快跑”变成了“大象慢跑”。2012年,奚国华接手中国移动时,该公司平均每天进账3.45亿元。

在移动互联网冲击下,盘踞在多个省份的中国移动基地公司蠢蠢欲动,开始成长起来。但是,业务仍然由中国移动集团统一协调。

当时,业务表现比较突出的,是地处广东的互联网基地、位居成都的音乐基地、位居厦门的动漫基地,以及位居辽宁的位置基地。由于互联网开放性,各个公司对标都是BAT,导致中国移动其它地方业务与互联网基地业务同质化程度越来越高,互相掣肘时有发生。

地方公司希望独立发展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而中国移动集团混改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随着原来基地业务的合并,中国移动旗下成立了诸多子公司,譬如,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中移互联网有限公司、中移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中移建设有限公司等多家专业化子公司,而这些品牌,绝大部分还是依赖中国移动集团而存在。

2017年12月,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进行公司制改制,企业类型由全民所有制企业变更为国有独资公司,并更名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

2018年8月份,中国移动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李跃透露,公司正在筹划旗下3家至4家公司分拆上市,但上市具体时间、地点未定。

当时,李跃还圈定了拆分的业务范围,将会考虑选择已独立运营、与大网业务关联较少、方便财务核算的公司。但随后,中移动进行了辟谣,不过关于中国移动分拆的消息,就一直没有停下来过

电信分析师付亮曾指出,在复杂的集团体系之下,一些子公司竞争优势无法体现,不能很好地参与到市场竞争,子公司价值也受到低估。李跃也坦言,中国移动旗下有不少子公司或业务价值被低估,如咪咕这类互联网化业务。

这种说法是有一定的道理,譬如,一些公司在业务方面已全面对标BAT。譬如,2018年10月份,中国移动注资10亿,成立了中移动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业务涵盖融合支付、特色电商、金融科技三大板块,和微信支付、支付宝、蚂蚁金服等业务进行竞争。但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些公司如果不上市,在中国移动集团旗下发展,受制于管理体制,很难和互联网公司同台竞争。

中国移动一直“跟着”电信联通跑

中国移动一直扮演的是“后来居上”的角色。

时间回到2000年,从中国电信拆分出来的中国移动,根本就看不到前景。据中国移动老员工讲,当时很多人都不想去新成立的移动公司,除了不是铁饭碗外,当时固话宽带属于暴利行业,是一块煮在锅里的肥肉,可是,分家出来的移动人,只能远远地闻着从中国电信大楼飘来的香味。

当时,宽带和固话业务都划在电信联通手里,中国移动只能经营“移动”业务。

“我在杭州市电信局当局长的时候,正处于‘装电话热’的高峰期,尽管我们不断加快工程进度,努力扩大电话交换机的容量,铺设新的传输线路,但仍然无法满足民众需求。"

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撰文回忆中国电信业那些事儿时,仍然不忘这段固话给他带来的美好时光。

随着时间的推移,3G牌照终于发放,中国移动看似是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站到一个起跑线上了。然而,划分在中国移动手机只有中国自主创新的TD牌照,而全球通用的FDD牌照掌控在联通和电信手里。于是,中国移动就开始在网络、终端,追赶前者。

直到中国移动拿到4G牌照、固网宽带牌照,才真正与联通和电信站在同一起跑线。今年5G牌照即将发放,中国移动再次迎来了换帅,或在国企改革方面向电信和联通靠拢。

中国移动“混改”会引入BAT?

在运营商与互联网巨头BAT的业务竞争中,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率先选择合作共赢。中国联通和微信推出一些列互联网业务,而中国电信与网易合作推出了易信社交平台,与中国移动飞信直接竞争。

中国移动却表现地剑拔弩张。2012年12月,李跃在中国移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发言表示,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传统运营商业务正在受到猛烈冲击,尤其是OTT企业对传统运营商的挤压非常明显,这些业务使得运营商原来的短信、话音、甚至包括国际电话业务都受到了很大挑战。

李跃进一步“点名”腾讯QQ占用运营商信令资源非常大,原来的一些机制不太适合传统运营商的网络设计,中国移动和腾讯相互之间应该有沟通。

至此,中国移动与腾讯微信之间的矛盾公开化。随着中国电信易信的消失,飞信再也没有力量对抗微信,中国移动才与腾讯微信关系正常化。

近期,有媒体报道称,时任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的王建宙,在反思中国移动的策略问题,他坦言,如今移动支付、微信等,中国移动十年前就想做了,但由于商业模式、机制等问题搁浅了

对于微信的杀伤力,王建宙早有预料。2010年1月1日,王建宙拜访腾讯总部并约见了马化腾。这个时间前后,中国移动飞信出来之后,声称要抢夺微信20%用户。时隔不久,中国移动凭借着超过6亿的移动用户,飞信数量很快就超过了1亿。

今天,中国移动的飞信已淡出人们的视线,这是后话。

在2013博鳌亚洲论坛上,身份为中国移动战略决策咨询委员会主任的王建宙说,OTT服务加重了运营商网络负担,收取的流量费无法弥补相应支出,只有各方利益都兼顾才符合客观规律,运营商与OTT服务提供商需要坐下来谈谈。

然而,随着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与BAT的合作深入,中国移动孤掌难鸣,眼睁睁地看着腾讯微信不断做大,而飞信走向死亡,最终选择了与微信业务的合作。

今天,在选择与BAT资本运作方面,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再次“领先”。

2017年,中国联通混改,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京东等十几家战略投资者将认购90亿股中国联通A股股份,腾讯占股5.18%,百度占股3.30%,京东占股2.36%,阿里占股2.0%。

在中国联通混改之后,2019年1月份,中国电信翼支付宣布,其A轮引战增资结果正式获得央行审批通过。据翼支付相关负责人透露,A轮引入前海母基金、中信建投、东兴证券和中广核资本等四家战略投资人。

这标志着中国电信混合所有制改革,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2019年1月,国资委发布了《关于中央企业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提出要选定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10家公司,可以综合运用混改、员工持股、股权激励等各项国企改革政策,充分发挥改革实效。

这标志着中国移动混改拉开了序幕。证券日报报道称,中国移动的混改试点是国资委点名的,因此肯定要做。国企混改引入互联网机构为企业混改提供了一个重要思路,不排除中国移动会引入互联网机构进行混改的可能性。那么,中国移动2018年盈利7405亿,这个数据超过了BAT三家巨头公司盈利总和,在这个前提下,它会像中国联通一样引入BAT吗?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