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3月4日消息,《纽约时报》今日刊文称,亚马逊公司常常会被美国州政府催税。面对这种情况,亚马逊会采取强硬态度,以关闭在该州仓库、放弃扩张计划,转移就业相威胁,而且屡试不爽。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2010年,当美国德克萨斯州官员催促亚马逊补缴近2.7亿美元的销售税时,亚马逊作出的回应是:关闭公司在德州的唯一一家仓库、放弃在这里的扩张计划。两年后,德州官员同意不再追究这部分欠缴税款,以换取亚马逊在德州开设新仓库。

类似的一幕还在南卡罗莱纳州上演。2011年,当地官员决定否决亚马逊的一项销售税减免。在威胁停止在南卡罗莱纳州招聘后,亚马逊获得了税收豁免权,条件是在这里招聘更多员工。

去年,当总部所在地西雅图的官员推动对大型雇主征税时,亚马逊停止了在西雅图建造一座大厦的计划,并威胁把正在建设中的一座楼租出去。西雅图市议会通过了一项更小规模版本的征税决议案,但是亚马逊资助了反对派成功推翻该决议案。现在,亚马逊仍然计划出租一座正在建设中的大厦内空间。

在纽约,当亚马逊面临批评,突然放弃在纽约建造总部的计划时,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表示“整个系统为之震惊”。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仍在努力让亚马逊回心转意。但是,这一反转也反映出了亚马逊与其他州官员的交流情况。

不给我就走

几乎所有美国大型公司都会与政府拼命讨价还价,寻求获得福利和财政激励。但是,亚马逊在玩弄政治手段时会传达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信息:给予我们想要的,否则我们就会离开,把就业带到其他地方。

这一策略帮助亚马逊从政客手中榨取了尽可能多的好处。“他们就是不择手段,”咨询公司Market Street Services副总裁亚历克斯·皮尔斯坦(Alex Pearlstein)表示,该公司帮助城市吸引雇主,包括已有亚马逊仓库的城市。

放弃在纽约建总部的事件也暴露出了亚马逊在打造社区关系方面经验有限。在宣布这一计划前,亚马逊并没有招募与纽约居民有联系的任何当地员工或说客。直到最近几年,亚马逊几乎也没有一位负责打理社区关系或政府关系的全职员工,尽管现在已聘请100多位说客在州议会大厦展开游说,推动公司重点业务。

对于亚马逊来说,缺少一项能够获得公众普遍支持的策略加快了在纽约建总部计划的失败,在其它地方也造成了麻烦。

逼我缴税我就走:揭秘零售巨头亚马逊的强硬谈判策略-玩懂手机网 - 玩懂手机第一手的手机资讯网(www.wdshouji.com)

亚马逊在乔利埃特的仓库

亚马逊承诺,几乎所有商品都能在两日内送达。这就意味着它需要在主要人口中心建立仓库,而不只是在公司能够达成最佳交易的地方。在新泽西州城镇爱迪生(Edison),噪音投诉迫使亚马逊花费300万美元在仓库周围建造了一座高墙。在芝加哥西南的伊利诺伊州城市乔利埃特(Joliet),亚马逊花钱额外招聘了一名警官协助管理交通。当地立法议员希望亚马逊做得更多。

“亚马逊不喜欢任何摩擦,”华盛顿大学教授玛格丽特·奥马哈(Margaret O’Mara)表示,她从事科技公司历史研究。但是她表示,要想占据更多城市地盘,“你不能只是我行我素”。

抵制销售税

2010年,德州头号财务官员表示,亚马逊亏欠了2.69亿美元销售税,因为它在2005年至2009年没有缴纳销售税。亚马逊表示,公司不需要收取销售税,因为它在德州没有实体店。随后,亚马逊关闭了公司位于达拉斯/沃斯堡国际机场、雇佣大约120人的仓库,并放弃了在德州建造更多设施的计划。

根据2012年达成的一项和解协议,德州放弃征收这部分税款,换取亚马逊创造2500个就业岗位,在公司设施至少投资2亿美元的承诺。亚马逊还同意开始收取销售税,向德州纳税。

交易一经达成,亚马逊就在德州数百万美元补贴下迅速在该州扩张。目前,亚马逊在德州运营着大约20个站点。

“在我们看来,与其花费大量时间与亚马逊纠结于过去,让他们自愿遵守法规要好得多,”德州税务部门联席副审计长卡里·巴顿(Karey Barton)表示。

亚马逊在奥斯汀和圣安东尼奥之间的圣马科斯市(San Marcos)建造了一座新仓库,获得了1660万美元的退税。该仓库拥有近3000名员工,使得亚马逊成为了该市最大的私营企业雇主。

“他们在就业岗位数量等事情上告诉我们的一切,承诺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时间表,”圣马科斯市通讯主任克里斯蒂·斯塔克(Kristy Stark)表示,“我们只有溢美之词。”

在家乡作战

在西雅图,亚马逊从一家创业公司发展成了科技巨头,吞食了新的大楼和可建造土地。

不过,亚马逊与当地立法议员依旧保持距离。2009年,西雅图市长和华盛顿州州长为亚马逊的一座新大楼举行了一场动工典礼,但是没有亚马逊高管参加。

近几年,亚马逊摆出了一些承担公民责任的姿态,包括在2017年在一座新大厦里为无家可归的家庭建造避难所。那一年,亚马逊还招聘了首位员工,负责建立专注于慈善事业的团队。现在,有十几位员工正在为此努力。

但是,亚马逊并不讨论政治议题,包括如何解决西雅图飙升的房价。这在2018年发生了改变。当时,西雅图市议会讨论对大型雇主征税,所得税款用于支付无家可归人员的服务费用,建造经济适用房。

亚马逊站出来表示反对,并告诉一家报纸的专栏作家,公司将停止在西雅图建造一座新大厦的计划,并重新考虑对它的租赁。这一威胁在西雅图引发强烈反应。

逼我缴税我就走:揭秘零售巨头亚马逊的强硬谈判策略-玩懂手机网 - 玩懂手机第一手的手机资讯网(www.wdshouji.com)

针对亚马逊的人头税被废除

在经历了一个痛苦的公开程序后,西雅图通过了一项人头税,规模大约为最初提议的一半。但是,这并没有让亚马逊感到欣慰。亚马逊指责西雅图市政府没有有效利用现有资金。这一指责引发了一些受挫屋主的共鸣,他们表示西雅图在无家可归人士项目上花费了数百万美元,但是他们的住宅和公园旁边依旧有人在露营。他们联合征集签名,试图推翻人头税。

亚马逊是这项废除人头税运动的最大捐赠人之一。它向一家名为“美国黎明”(Morning in America)的公司支付了大约34.5万美元,收集签名,打印传单和衬衫。

随着人们对于人头税的怒火高涨,西雅图市议会开始妥协,并废除了人头税。“眼下,这不是一场可打赢的斗争,”市议会议员丽莎·赫伯德(Lisa Herbold)在投票前表示,“反对派有无限资源。”

新的头疼问题

随着亚马逊不断扩张,包括越来越靠近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它正面临越来越多的当地要求。

2017年年底,亚马逊在新泽西州爱迪生建了一个仓库,靠近纽约。这里原本是用来存放床上用品的安静仓库,但是现在全天灯火通明,到处是卡车轰隆隆的声音。亚马逊作出了一些调整,例如让卡车在装载区发出很低的嘶嘶声,而不是嘟嘟响。但是街坊邻里称,这些动静还是打扰到了他们。

丽莎·布卡切夫斯基(Lisa Bukachevsky)就住在仓库的后面,她表示自己曾想聘请一名律师,但是没人愿意接她的案子。“他们说,‘你没有足够的钱抗衡亚马逊’,”她表示。

爱迪生城镇的律师接手处理这个问题。亚马逊聘请了一位音响工程师,花费300万美元建造了一个20英尺(约合6米)高的墙。

布卡切夫斯基表示,这座墙挡住了光,但是并不隔离噪音。她和丈夫马克(Mark)表示,如果亚马逊能够提前和社区沟通,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我并不是反对亚马逊,”马克说,他持有亚马逊股票,“我只是反对噪音。”

伊利诺伊州威尔县(Will County)官员称,他们担心那些吸引亚马逊和其他大公司入驻的交易,并未给他们所在的州提供充足的资源修理基础设施。随着亚马逊和其他公司的使用,这些基础设施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如果你在这里开公司,使用资源,有员工在这里,驾车穿过街道——你就有责任确保为社区作出除就业以外的积极贡献,”当地官员丹尼斯·温弗里(Denise Winfrey)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