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社区各有特色,衍生的应用有时也会带上“母体”的特点。豆瓣FM之前从豆瓣分拆,但依然有豆瓣印记。如果给它打标签,“小众”、“文艺”可能会是热门选项。

2005年,豆瓣诞生。2009年11月4日,豆瓣FM正式上线公测,并逐渐从单出网页应用,到成为独立网站,再到独立的App,不断成长。这是一次个性化推荐算法的尝试,豆瓣希望给用户提供最契合与最舒适的使用体验。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豆瓣做到了。虽然之后的在线音乐市场中,豆瓣FM走向沉寂,但离开的用户,还对其精准推送留有印象。在它归来之时,给予回应。

曾经受制于版权不足,豆瓣FM流失大量用户,现在拥有最多版权的腾讯音乐成为背后支撑。如同逐渐枯萎的秧苗遇水,这个走过9年的应用,走向新生。

算法推荐催生

2009年,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发展迅速,但版权与付费情况不容乐观。

艾瑞咨询相关报告指出,2009年中国在线音乐市场规模同比增长8.2%,达到1.4亿元;其中,88.3%来自网络广告收入,用户付费仅占5.1%。用户免费、广告主付费成为在线音乐服务商的主流营收模式。报告提及,94.1%的中国网民在过去一年中没有为音乐内容付过费。

豆瓣记录FM产品上线时的情形,这样描述:“过去十年,数字音乐的崛起给传统唱片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同时也是前所未有的机遇。对于从业者,用狄更斯《双城记》里的话说,这是最差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

据艾瑞咨询分析,自2002年起,中国在线音乐进入成长期,在互联网的高速传播下,盗版和免费下载盛行,版权问题逐渐成为关注重点,版权纷争逐渐严重。而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2012年数字音乐报告》指出,中国数字音乐的比重为71%,盗版率为99%,盗版来自网盘和非法下载网站。

因为市场高速成长,大量参与者入局。然而要把握机遇,长久走下去,并不容易。九年下来,豆瓣FM在这个市场留下了独特印记。

《好奇心日报》描述豆瓣历史时,引用到其创始人阿北的一句话,“我们非常想做算法推荐,豆瓣算法能力也非常好,但是一直没有一个很好的产品的样子,那我们在里面研究也非常充分,但这个事情很快就想到在音乐上面是充分的。”体验良好的推荐,成为豆瓣FM的照片。

在回顾豆瓣FM诞生一周年时,豆瓣日志写道,“我们期待,无论是在家里、工作场所、咖啡厅还是交通工具,无论是在休息、等候、娱乐还是工作,无论是固定还是移动设备,无论是希望发现新的音乐还是作为背景收听,豆瓣电台都能够给你提供最契合、最舒适的使用体验,随时随地,想听就听。”

所谓“与喜欢的音乐不期而遇”,给用户留下深刻印象。在豆瓣FM回归之时,有网友这样感叹,“在世界上真的很难找到谁比豆瓣FM的私人电台更了解我”。类似的情况,在虾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也有发生,尤其后者,个性化推荐成为其快速崛起的助力。然而对豆瓣FM来说,在萌芽过后,却因版权大战等走向沉寂。

版权大战消隐

在baidu指数曲线上,单就豆瓣FM本身的搜索情况来看,从2013年到2015年前三季度,都是热度高峰期。不过,大致是2014年夏,网易云音乐超过豆瓣FM;2015年秋,虾米音乐又赶到豆瓣FM之前。

蓝色为豆瓣FM,绿色为网易云音乐,黄色为虾米音乐

豆瓣曾是一个小众网站,豆瓣FM则是小众中的小众。而豆瓣终究走向大众视野,豆瓣FM却没跟上。在之前相对沉寂的这些年,豆瓣FM发生了什么?据官方向新浪科技介绍,2013年1月豆瓣FM尝试付费模式,商业化进展缓慢,而音乐版权大战愈演愈烈,豆瓣FM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之下缓慢前行。

版权角逐,巨头争战,对一众小商家来说,是不得不面对的艰难挑战。

2013年,网易云音乐上线。2014年,酷狗酷我合并,与海洋音乐等组成中国音乐集团。2015年,天天动听与虾米音乐合并,组建阿里音乐。同年,baidu音乐与太合音乐合并。2016年,中国音乐集团又与QQ音乐合并,成为如今的腾讯音乐。一轮整合下来,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实际上格局已定。且版权市场在这轮调整中逐渐规范,巨头甚至以独家版权为武器,展开攻防,版权库存不足的商家无可避免地流失用户。

关于豆瓣FM的版权问题,网络上不难找到痕迹。在baidu知道,就与很多类似问题:豆瓣FM为什么许多歌都听不了了;为什么豆瓣FM不播放周杰伦的歌;为什么豆瓣音乐我的红心兆赫只能听最近的歌曲……

有豆瓣FM重度用户发帖:累积收听1.8w,红心460首,整理红心收藏时发现,红心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歌曲都被下架。类似体验让用户心痛感慨,即使对产品体验有好感,还是不得不转战其他产品。

豆瓣FM的搜索指数逐年下滑,2018年4月,豆瓣音乐从豆瓣网分拆的消息传出,与音乐版权服务平台V.Fine合并重组为DNV音乐集团。合并后,豆瓣为新公司最大股东,豆瓣还表示,将继续在产品、流量、品牌、运营等方面为新公司提供全力支持,坚持豆瓣音乐的品牌调性,在产品和商业化方面与新公司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腾讯投资之后

腾讯音乐拥有国内最多的音乐版权资源,对豆瓣FM来说,这恰是其最需要的。在接受全天候科技采访时,DNV CEO唐子御也提到,融资后双方达成了产品和版权层面的合作。

唐子御表示:“版权是本源,一定程度可以提高一个在线音乐平台的价值。这关系到在做算法时,后台是否有足够的歌曲,支持足够多的个性选择。”豆瓣FM不缺优秀的算法,也有一众追捧它的用户。如果曾经失效的红心音乐可以在听,并给予用户更丰富的音乐库存,复苏未必困难。

豆瓣FM向新浪科技表示,与腾讯音乐在2017年就开始接触,初步达成意向,但因为腾讯音乐当时重点在于上市准备,所以并未有实质性进展。“2018年下半年,在挚信资本撮合下,两家再次谈判。期间三次接触谈判,中间并无曲折很顺利,彼此高层认可,大家一拍即合,未来会彼此协作、协同共赢。”

两家合作,可以说是一款相当小众的应用连接到最大众的音乐集团中去。豆瓣FM由此获益,而腾讯音乐的音乐联盟也进一步扩展。腾讯音乐于去年在美股上市,至今股价上涨近40%,虽然表现优异,但并非没有对手。一直以来,网易云音乐表现也十分抢眼。

自2013年成立,网易云音乐一路超过多米音乐、baidu音乐、虾米音乐。官方数据披露数据称,其用户数在2017年11月便达到4亿。而据QuestMobile报告,2018年7月腾讯系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对比,酷狗音乐活跃率最高,达21.9%,网易云音乐紧随其后,为19.6%。7日留存率一项,则网易云音乐最高,达到46.7%。酷我音乐排第二,为40.1%。在2018年12月移动互联网细分行业用户规模同比竞争TOP10的榜单中,网易云音乐排名第七,同比增长率达到44.3%。

虽然腾讯云音乐在版权方面有极强优势,但依靠个性化推荐和社区属性的良好运营,网易云音乐获得了极强的用户粘性。年终岁末,各家产品制作种种榜单报告,网易云音乐的年度听歌报告往往刷屏朋友圈,而腾讯系音乐产品则沉寂得多。对腾讯音乐来说,大概有些遗憾。

就不走寻常路的独特气质来说,网易云音乐和豆瓣FM有一定相似。虽然体量差距悬殊,两者都有很好的个性化推荐体验,凝聚了带有某种特点的粉丝群体。在过往,豆瓣FM走精英化路线,之后,它还会循此路而行。

豆瓣FM向新浪科技阐释了他们所理解的“精英”:一二线城市,音乐中度及重度爱好者,喜欢新鲜事物、热爱生活的80/90后,甚至包括音乐人及音乐专业人士。豆瓣FM表示,这类人大多喜欢某个风格或领域的音乐,知道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音乐,也非常乐于去探索不同的音乐风格和元素,不断拓宽自己所喜欢的音乐领域。

豆瓣FM看重此前追逐这款产品的老用户,在新的起点开始后,还会保持一定的产品风格和品牌调性,“老用户对豆瓣FM拥有很深的情怀,会继续为他们带来喜欢的音乐”。同时,豆瓣FM也会扩大产品的目标受众,相信最核心的推荐算法和优质的音乐内容会让更多人成为其粘性用户。

这家曾经小众的音乐产品表示,不会刻意强调用户定位保持小众。或许,它该更早与更广泛的用户群体建立联系,这些或许能够实现类似网易云音乐的崛起。毕竟,罕见有谁不喜欢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