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参加MWC 2019的时候,刘作虎发了条微博:“巴塞罗那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他说的一点都没错,通信设备商、终端厂商、运营商等,都在这个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展会上角力。

今年是5G手机元年,来参加这次展会的手机厂商,如果没有5G产品亮相,那很有可能是过来打酱油的。华为、小米、中兴等国内耳熟能详品牌,在这次展会都有5G手机亮相,一加也不例外,刘作虎这次带来了一加的首款5G手机。

5G网络今年将在中国、韩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逐步开启试商用,除了5G产品上的紧跟业内步伐,过去四个多月,一加在重要的运营商市场取得多项突破。

2018年10月,一加与T-Mobile的战略合作,全美超过5600家T-Mobile门店从去年11月开始销售一加手机。T-Mobile是美国第三大运营商,去年第二季度的数据显示已经有超过7500万用户。这家运营商近期还宣布将于2019年下半年在30个城市推出首批5G商用网络。

同年12月,一加又与运营商EE达成合作,并宣布将于2019年上半年发布英国第一款商用5G手机。EE是英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今年计划在伦敦、加的夫、爱丁堡、贝尔法斯特、伯明翰和曼彻斯特等16个城市首批启用5G网络。

在T-Mobile和EE之后,一加又先后与荷兰最大运营商Elisa以及大家熟悉的中国联通达成战略合作。其中,今年上半年,一加将联合EE合作率先在英国推出搭载最新骁龙855芯片的5G商用手机。

5G时代到来的步伐在不断加速,一加也在不断扩大自己的运营商朋友圈。刘作虎将5G视为“改变未来十年的技术”,他将未来十年5G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提出了“5G 3.0理论”。

在刘作虎提出的理论中,2019年-2021会是5G的1.0时代。5G带来的速率提升让一切云端化,实现智能手机及相关应用场景从终端到云端的转变,也会催生出云游戏、云视频和云购物等应用场景。

在未来3-5年,也就是2021年-2025年是5G 2.0时代,AI+5G+云应用是重点。在这期间AI技术的成熟,使5G手机连接上更多的智能硬件,创造出全新的应用场景,让人类的生活变得真正智能。

在2025年-2030年,将迎来5G 3.0时代,这是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会真正带来无负担的科技生活。5G很美好,但刘作虎认为,今年5G手机并不会有很大的销量变化。“因为是第一年,所以不会有很大的销量变化。但5G手机已经可以使用,在网络速度上也更快。”刘作虎在接受凤凰网科技媒体采访时表示。

据他透露,从去年11月开卖的一加6T在短短3-4个月时间里,销量已经超过了一加“当时和T-Mobile设定的目标。“里面有23%的用户都来自苹果,证明了品牌的吸引力。”刘作虎说。

以下为此次采访文字实录,在不改变原意的基础上略有删减:

今年5G手机不会有很大销量变化

问:今年的5G手机,你预测会有多大销量?

刘作虎:因为是第一年,所以不会有很大的销量变化。但5G手机已经可以使用,在网络速度上也更快。

问:那一加为什么会在5G上这么积极?

刘作虎:一加在海外有一群极客用户,他们会是5G的第一批用户。而5G第一批用户与一加用户是高度重叠的,这就是我为什么做5G手机。

问:5G手机会是另一条产品线么?

刘作虎:5G和4G是两条产品线,天线设计、硬件设计是有区别的。最大的挑战是天线硬件部分、软件的工作量,而今年的5G手机数量肯定没有4G多。

问:5G的第一阶段,可能影响比较大的就是游戏这方面?

刘作虎:游戏是一方面,但我觉得很多应用的体验会改变。我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使用云相册和实时同步的用户,比例不会太高。但你大胆地想一想,在高速率的5G时代,你还会去关心上传要好多的流量,存储空间很贵吗?在这个时候你可能就不会关注。

当所有的终端跟云打通了之后,拍照的体验也会发生改变。拍照是相对占较大空间的部分,是高频使用的内容,这个也是我们会去努力的方向。在5G时代,照片很快就能传到云端,而有些识别的应用能直接通过云的计算,马上识别照片并进行一些AI操作。

问:所以在5G的软件适配方面,你们目前的方向主要就是跟云端打通?

刘作虎:我觉得第一阶段是怎么跟云端打通,未来终端和云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5G+AI+云,这三个加在一起会产生非常大的变化。AI技术这两年真的进步很大,我自己是做产品的,所以非常清楚。

以后,有了高速的互联、云端,再加上AI的进步,这个想象空间是非常大的。关键是5G把这些数据连接在一起。举个例子,我们打开手机拍照的时候,就已经跟云端同步了,后面有一个超级计算机实时做分析,这个发挥的空间就很大了。

问:和EE的合作,是因为英国用户向一加反馈的吗?

刘作虎:在一加社区里,很早就有用户在讨论5G。同时,在一加社区的国外论坛里,很多用户都是手机领域或行业的专家,甚至他们的水平比我们工程师还高。我们以前有一个USB线,匹配电阻用的不对,有个谷歌的工程师是我们的用户,他说这个USB线有问题,电阻不对,但我们的工程师坚信USB线没出现问题,认为是用户判断错了。直到一周后,一加的工程师才说是那位用户说对了,是我们判断错误了。

问:一加和T-Mobile的合作,有哪些变化呢?

刘作虎:从去年11月开卖,在3-4个月时间里,超过了我们当时和T-Mobile设定的目标。里面有23%的用户都来自苹果,证明了品牌的吸引力。

全面屏的终极目标是屏下摄像头

问:像打孔屏等其他形态的产品,一加是怎么看?

刘作虎:如果打孔屏能做到3毫米,甚至1毫米那我们就可以尝试,但现在基本是5毫米,还不够理想。但其实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做到屏下,这是大家都在努力的。虽然现在看起来1毫米是很难实现的,但我觉得永远要相信科技的发展。以前最开始总说屏下指纹怎么难搞,但现在不是都搞定了。

问:拍照技术在今年上半年会不会是一个新技术热点?产业链的情况怎么样?

刘作虎:我个人认为拍照技术不是新技术热点。但拍照技术作为一个创新点是挺好的。每个品牌的产品定位以及需求都不一样,我们就希望随手能拍出好照片就可以了,真实是我们一直在努力追求的。拍照是最复杂的一个系统工程,这里面有太多的选择,这就看你的定位,每家方向会不一样。

问:在电池技术方面有什么准备吗?

刘作虎:电池的技术涉及到基础研究、材料科学等,其实一直是手机行业难以攻破的难点。目前,对于一加来说,我们是通过软件的优化去实现长续航。用户对一加6T的续航是很满意的。对我们来说做好软件优化,还是很重要的。

问:其他公司都在讲创新,比如从手机外观就能看到的创新,这个对营销帮助还是挺大的,但为什么一加都是在说轻快、轻薄?

刘作虎:从我做手机的经验来说,每一代产品都是在致力于提升对用户的价值。我坚信专注产品是对的,我们这五年就这么做过来了,所以我们还活着。我还是希望能够做一些东西,最后在量产的产品上给用户提供价值,我更多地把精力放在这上面。

问:在全面屏一体化形态上,有什么样的规划?

刘作虎:大家都朝着一个方向在走,终极目标还是屏下摄像头,但需要时间去实现,可能是十年后,也可能是三年后。

问:在高通展台上,看到展示的一些应用都不是特别有想象力,你怎么看?

刘作虎:一加联合EE发起一个叫做明日App的活动,让大家一起来,大胆地想,推进下一步5G应用开发。在3G向4G转换时,往往有些人会对未来科技发展缺乏想象,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现在大家对5G还有很多疑问,但当运营商把5G推动发展起来,大家都会开始关注。在第一个阶段,三年内,是如何把云端跟手机打通,三年后,会有更多想象。

问:一加还会考虑别的智能硬件品类吗?

刘作虎:十年后的生态肯定是万物互联,但一加的核心还是做好产品。未来的方向,一定是产品之间如何能互联,没有哪一家能够全部都做,这是不可能的。